收藏影片

前妻

 分享

劇情介紹

《老丁的春天》是一部文藝味頗濃的影片。既是該片製片人也是編劇的王琳告訴記者,影片源自一個真實故事,其人姓丁,北京人氏,照顧前妻、前岳母、前岳父,共居一室。其人只是一名報攤小販,市井走卒之流,如果不用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之類的詞來稱呼他,算得上是個“純爺們”。 王琳表示,當時看到這個故事之後觸動很大,“老丁沒有爲社會作大貢獻,但他是家庭裏的英雄,他是市民道德生活的榜樣。他能夠把所有矛盾化於無形,又能夠承受來自各方的不信任和壓力,他是市井遊俠一類的人物,我是懷着景仰的心情,在爲他作傳。”王琳說,在創作劇本時,她認爲自己最應該做的只有兩點,如何讀解老丁這個人物,選擇哪一個角度去講老丁的故事。“對於像老丁這樣的事情來說,讀解最重要,因爲會有太多自私自利的人不理解、藐視、嘲笑,甚至盲目拒絕老丁的行爲。問題在於,編劇必須要對主人公所做的事情完全理解,才能通過戲劇手段,把這種理解傳達出去。小到老丁,大到雷鋒,這類真實人物的創作都面臨相同的問題,不管有多荒誕的事情,寫在新聞上大家就信,寫在劇作中就差遠了,這說明文藝作品要求情感的真實性高於客觀真實。” 對於自己劇中的主人公老丁,王琳的解讀也很是新鮮,“老丁有純爺們的一面,他認爲連翹攀高枝,說明自己的能力不行,拖女人的後腿,簡直是男人的恥辱,要走就走,有子萬事休,老了也不怕沒人養。老丁就跟她離了。連翹的父母本質上是跟老丁差不多的人,覺得特別歉疚,對老丁很好,老丁好像找到道義上的支持一樣,連翹的父母病了,老丁當自己的爹媽一樣給他們送終,還接下了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,要照顧得病的連翹一直到死。” 採訪中,王琳一再表示,她希望自己的作品能給人以幸福感,“對我來說,老丁的責任感,他悲天憫人的情懷,永遠打動着我。連翹伸出的那隻手,緊緊的抓住她的所愛,而不是她的生命,金鈴對愛的渴求,和她個人無私的付出,他們都深深的令我感動。在一個戲劇世界裏,他們自成天地,溫暖了其他的觀衆,這是我唯一想達到的目的。” 近幾年,大連恆光傳媒拍攝的《本色》《浪淘真金》《警徽·警戒》《大聲歌唱》等影視劇都是在大連拍攝的。此次《老丁的春天》又在大連拍攝,再一次印證着王琳的家鄉情結。“很多國際大城市的旅遊局都特意設置吸引影視劇組的機制,韓國影視作品就很大地帶動了當地的旅遊。每一個大連市民,一定都希望能在電影電視上看到大連,這樣既會感覺親切,更會感到自豪。”王琳如是說。 導演喬梁:在瑣碎的生活中顯現出大愛的光芒 見到帥氣逼人的青年導演喬梁,起初還誤以爲他是影片中的主演。出生於導演世家的喬梁是中文學士、導演碩士、電影學博士,目前是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的副教授。喬梁拍攝的數字電影《我自己的德意志》曾獲2007年東京國際數字電影節入圍影片,數字電影《貞貞》不但捧得第十屆大學生電影節優秀數字電影獎,還讓喬梁摘得最佳導演獎。此外,他還執導過《時尚先生》《愛了散了》等多部口碑與收視雙豐收的影視劇。這次執導《老丁的春天》,喬梁說首先是劇本感動了自己。“現在,很多媒體都在競相挖掘‘感動中國’的故事,看了太多,聽了太多,似乎有了一些‘免疫力’了,但《老丁的春天》還是感動了我。其實,很多故事本身是感人的,只是講這個故事的人爲了讓自己故事中的主人公高大完美,自覺或不自覺地迴避了一些事件和細節。爲了突出自己想要的所謂主題,讓主人公變得單薄甚至呆板,甚至成爲了某種觀念的傳聲筒。而《老丁的春天》讓人在感動後生出驚喜。劇本娓娓道來,平靜中展開復雜的矛盾,外鬆內緊的人物關係很好看,尤其是結尾讓人心緒難平。” 喬梁說:“《老丁的春天》讓我第一次知道世界上還有這樣的一種疾病——漸凍人症。就是人內在的思維和情感都正常,只是身體的各種功能像被漸漸凍住了一樣,直到最後窒息而死。目前中國有十萬這樣的病人!生命能以這樣殘酷的方式結束讓我震驚。這樣的疾病無疑對病人和他們的親人都是一種殘酷的折磨和考驗。而劇本中得病的連翹甚至連親人都沒有,被她拋棄的前夫老丁和他現在的妻子金鈴向她伸出了雙手。故事在這樣極端的一種狀態下展開,最後讓我看到了愛戰勝了死亡和恐懼,在瑣碎的生活中顯現出大愛的光芒。” 喬梁表示:“我們希望這部電影在播出後也能感動更多的人,激勵人們堅定自己的信念,愛別人就是愛自己,幫助別人也是幫助自己,拯救別人也是拯救自己。我們會竭盡全力把這部戲拍好,我們有信心,有力量。”

留言討論

熱門推薦

© 2020 webs.tv  

觀看記錄
    複製下方連結,去分享給好友吧: 《前妻》http://webs.tv/ep/291-1-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