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影片

絕命藏寶圖

 分享

劇情介紹

一對不食人間煙火的青年男女——彭少文和程雪珂狼狽地逃到餘姚縣城門口,他們身後有一羣凶神惡煞的武林高手在追趕。 劉捕頭盤問彭少文二人,發現他們一問三不知,連朝代年號都不知道。餘姚知縣陳廣雲見程雪珂姿色豔麗,起了色心,遭到陳雪珂的拼死反抗,被抓傷了臉。陳廣雲惱羞成怒,捏造罪名,將彭程二人判爲協助倭寇的賊人,着總捕頭王勇押解到杭州府受刑。 押解隊伍經過陸安傑任職的上虞境內時,遭到日本忍者襲擊,王勇帶着隊伍慌慌張張逃到佛光寺,巧遇在此進香的陸安傑。陸安傑焚香撫琴,唱了一出《空城計》,將日本忍者嚇退。 餘姚城內,陸安傑、黃強與王勇議論這次劫囚事件,王勇也想不出日本忍者有什麼理由襲擊自己。陸安傑聽說囚犯裏面有斯通倭寇的賊人,便想從這條線索上入手,但是明白真相的王勇卻百般推諉,不讓陸安傑接觸彭程二人。 王勇邀請武功高強的黃強護送自己前往杭州府,陸安傑授意黃強不要答應,王勇只得硬着頭皮上路。半路上日本忍者又來襲擊,王勇大敗潰逃,其他囚犯都沒事,只有彭少文和程雪珂被擄走。 王勇逃回上虞城,向陸安傑求救,陸安傑卻不緊不慢地和他閒扯。不得已,王勇向陸安傑吐露了實情,告訴了他彭程二人被誣陷的事,但是陸安傑仍然沒有采取任何行動,王勇急得差點要自行了斷。沒過多久黃強帶着彭程二人回來了,原來他一直在暗中保護着押解隊伍,忍者襲擊過後,他帶人尾隨而去,將二人救了回來。黃強俘獲了一個忍者,正待逼問,這個忍者卻咬舌自盡了,他們的詭異行動仍然是一個不解之謎。 陸安傑將此事快馬上報杭州府,提刑按察司呂大人親自來到上虞縣,再召來餘姚縣令陳廣雲,三堂會審。沒想到老奸巨猾的陳廣雲安排了許多“人證”,瞞過呂大人的耳目,硬是將彭程二人定爲奸人。 就在危急時刻,黃強帶來一個侏儒,彭程二人見到這侏儒相抱痛哭。侏儒口不能言,練筆帶劃加書寫說明了原委,原來彭氏家族曾是大戶商人,後來隱居海外小島,前些日子遇到倭寇劫財,多數遇害,只有彭少文、陳雪珂和他逃了出來。 此案一時之間難以定奪,呂大人命陸安傑和陳廣雲一起前往彭氏隱居的小島查實證據。 來到小島後,衆人發現這彭少文竟然是元末義軍首領彭瑩玉的兒子。陳廣雲大喜過望,堅持要將彭少文交給朝廷,藉此將功贖罪。陸安傑則心有不忍,他知道彭少文落到朝廷手裏肯定不會有好下場。爲此兩位縣令爭執不下,陳廣雲威脅陸安傑,私藏朝廷命犯是死罪,陸安傑一時無言以對。 天色已晚,船不能行,衆人在小島暫居一晚。黃強到處轉悠,發現侏儒有所蹊蹺,黃強跟他聊起上虞城三堂會審那天的事,發現侏儒前後所述不符。 第二天陳廣雲突然態度大變,一口答應保護彭少文,而足智多謀的陸安傑竟也沒起一點疑心,稍加囑咐就帶人離開了。 陸安傑走後沒多久,日本忍者就出現在小島上。原來倭寇之所以洗劫小島,並不爲島上的那點財物,而是爲了彭少文、程雪珂背上繪製的藏寶圖。當年彭瑩玉逃竄過程中將大量財寶埋在隱祕處,臨死前將地圖分兩份繡在兒子和未來兒媳背脊上,當他們洞房那一夜纔會發現這個祕密。後來倭寇從紋身師口中探知了這個消息,所以對彭程二人窮追不捨。而這個侏儒被抓獲後投靠了倭寇,他是在倭寇的指使下前去上虞解救彭少文,但沒想到兩位縣令會跟着一起到島上來。前一天晚上,倭寇首領悄悄上島,對陳廣雲威逼利誘,許諾將來挖出財寶分他一份,因此陳廣雲假意應承陸安傑,目的是將陸安傑支走。 當倭寇撕開彭少文的衣服,他和程雪珂才知道身上揹負的祕密,但是此刻二人眼看就要性命不保了。就在倭寇要下刀剝皮的時候,黃強帶人破門而入。原來陸安傑只是假裝離開,船開沒多久就又轉回來了。侏儒的詭異行徑和陳廣雲的假仁假義根本逃不過陸安傑的眼睛,他施了一個以退爲進的計策,待敵人陰謀敗露時將其一網打盡。 黃強施展武藝將倭寇首領擊斃,陳廣雲也脫去烏紗帽俯首就擒。在戰鬥過程中,程雪珂受了重傷,奄奄一息,彭少文抱着愛人走向大海,將彭氏家族的歷史和寶藏一起深埋海底。

留言討論

熱門推薦

© 2020 webs.tv  

觀看記錄
    複製下方連結,去分享給好友吧: 《絕命藏寶圖》http://webs.tv/ep/526-1-1.html